《币界召唤师》第二章 币之灵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区块链资讯
第二章 币之灵息门罗链,一个偏远封闭的区块。

区块虽小却卧虎藏龙,如果没有能量大咖站台,这个区块很有可能早已归零。不归零就意味着它有独特之处,只是这种独特深藏于虚度空间内,一般人根本无法感受到。

三一节点,门罗链上的一个普通节点,大大小小的矿池分散在区块的各个角落。住在这里的居民大都是普通矿工,挖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主要方式。

《币界召唤师》第二章 币之灵息

一间中等级别的矿池内,一排排的矿机正在夜以继日地运转,挖出的矿通过蛛网一般的网络传输到不知放在何处的数字钱包中。

矿池中间,放着一台中央处理器。这是一款处理能力强大的机器,不但可以控制数以百计的矿机工作,而且还可以进行跨空间编码,篡改区块链中的基础数据。当然,这不是普通人玩的游戏,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起码是红色级别的程序工程师。

萧雅被丑男子放在了中央处理器的感应台上。丑男子伸出粗壮的手指在旁边的显示器上划来划去,很快一道红色的光线罩住了感应台。红色光线从一端扫向另一端,然后一遍遍地扫,就像人类世界扫古老的二维码一般。

萧雅心中大惊,难道这个丑男人要将自己清零?归零的事萧雅在上一世中亲眼见过,很多数字货币诞生之后,区块链链主为了保持货币数量,稳定价格,会进行主动销毁,而销毁的方式就是清零。一旦清零,不管是猫儿狗儿兔儿马儿,等于从来没有过一样。

虽然打心眼里不喜欢这次穿越,可是面对清零,萧雅还是感到万分恐惧。

恐惧是人的天性,当面对危险,或者面对未知,人人都会有恐惧。这种感觉无法避免,无法控制。

不能控制,只有大哭。萧雅张大嘴巴,哇哇干嚎起来。哭声惊天动地,盖住了矿机的噪声,却打不动丑男人冷酷的心。丑男人坚定地看着屏幕,坚定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。

“神啊,主啊,梁山好汉,八百罗汉,你们快来救救我吧!我不想被清零,我还要回我的阿尔巴托城,我还要继续当我的公主,我不想玩穿越了好不好?高抬贵手饶了我吧!虽然阿尔巴托是条私链,可是私链也不至于被清零啊。我保证,回去之后我再也不出来搞事情了。”

丑男人是个意志坚强的人,他并没有因为萧雅的嚎哭而心软。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,专心地操作着程序。

忽然,矿池的门开了,一群长相怪异的区块灵兽冲了进来。有的凶猛,有的萌呆,有的暴虐,有的乖巧。可是面对萧雅,它们全都露出了锋利的獠牙,尤其是一双双荧光色的眼睛,吓得萧雅连哭都不会了。在阿尔巴托的时候,萧雅也领养过几只区块灵兽。由于萧雅天赋秉异,伶俐聪慧,深得节点特首的喜爱,特别送给她一只0代巴托猫作为奖励。要知道,巴托猫,尤其是0代巴托猫数量有限,珍贵无比,整个币界都是一猫难求。萧雅凭空得了一只,差点高兴地跳起来。不过,和眼前的这些区块灵兽比起来,巴托猫简直弱爆了。这些灵兽不知道是怎么放出来的,看上去如此凶恶,难道仅仅因为自己的身上有私链的属性?十多只灵兽围着萧雅转来转去,口水滴滴答答地掉,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只等一声令下便会蜂拥而上,分享萧雅这顿美餐。

不会吧,清零还不过瘾,还要让这些灵兽分而食之吗?想到过结局很惨,没想到结局会这么惨,竟然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来。这也太狠了点。

萧雅心中害怕,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丑男人手一挥将身边的一只灵兽赶开,又在屏幕上一点,然后斜靠着桌沿得意地吹起了口哨。

萧雅看了一眼屏幕,绿色的进度条在缓缓进行。

完了,程序启动,就算有回天之力也没用了。真是倒霉,穿越穿到一个疯子的手里,真是倒了十九辈子大霉。

正在抱怨,忽听身下滴的一声响,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进入身体,很快在萧雅的体内流转起来。

我勒个去,这是怎么回事?

萧雅略一感受,马上探明了这股气息的属性——币之灵息!

只有拥有币之灵息的人才能成为币界召唤师,这是人和召唤师之间最本质的区别。

上世送她巴托猫的节点池主就是一位强大的召唤师,用雄厚的币之灵息契约了为数可观的高级灵兽。他曾经一度成为萧雅崇拜的偶像。

难道自己也可以当召唤师了?

忽然,处理器发出“哔哔哔”的声音。

丑男人皱起了眉头,盯着屏幕看了片刻,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,对着萧雅按动了喷嘴。

“噗——”一道如兰似麝的香味扑面而来,萧雅顿时觉得耳聪目明,神清气爽起来。

比特水?

萧雅不由得兴奋起来。比特水是从比特币中精取而来。比特币是币界最有名的无上神药,每一枚都价值连城。一万枚比特币才能精炼一滴比特水,更重要的是只拥有比特币还远远不够,只有凑够几种特殊材料才能配出比特水来。比特水之珍贵可想而知,别说节点池主,就算阿尔巴托城的城主也无法集齐所有材料。

疯子,这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?难道不惜用价值连城的比特水来自己激发体内的召唤师潜能?

忽然,体内传来一股刺骨的剧痛。说不出哪痛,但感觉哪都痛。痛彻心扉,痛到骨髓。

萧雅放声大哭。对于一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婴,除了哭,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“该死!”丑男子盯着屏幕,喃喃咒骂。萧雅撕心裂肺的哭声明显给他带来了压力。他不时附身安慰萧雅:“乖乖别哭,忍一忍马上就好了。该死的私链,我一定要把你从我乖乖女儿的体内拔掉!”前一句话柔肠百结后一句话却冷如冰霜。

公链和私链就这么水火不容吗?为什么,为什么非要斗个你死我活?

其实萧雅并不知道,不是公链和私链水火不容,而是她体内的私链灵息极为不纯,里面附着一股极为强悍的魔性。这种魔性是区块链中最为邪恶的气息,就连公链联盟首领也无法去除,只能动用公链中最强大的算力才能将其暂时压制。

痛,眼看就要将萧雅撕碎。她的喉咙早已哭哑,直哭的有气出无气入,过不了多久就会悲催挂掉。

危急关头,丑男人撕掉上衣,赤裸上身跳上感应器,蜷缩着身体将萧雅牢牢护在怀中。

一股强大的热力通过皮肤传入萧雅体内。浑厚而霸气,就像一束阳光刺穿浓雾,又像一道热水泼在雪上,所到之处痛楚纷纷退让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舒适和暖意。

萧雅睁开眼睛,看到了一条粗壮的臂膊,汗毛密布,宛如森林。丑男人一手护住萧雅,一手搭在她的脑门之上。掌心肥厚却坚如盾牌。萧雅忽觉脑袋一空,仿佛有样东西被强行从脑海里拔出来一般,一丝一缕,绵绵不绝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丑男人闷哼一声,抱着萧雅从感应台上跳了下来。不知何时,他手中多了一条细细的链条,色泽如新,浓黑如墨。

丑男人面带怜惜,温柔地将黑色链条系在了萧雅的手腕之上。做完这一切,丑男人轻轻闻了闻萧雅的小身体,满意地说:“我女儿这么香怎么会是私链恶魔呢?”

萧雅这才明白,眼前这个面貌丑陋的男子付出如此大的代价,竟然是为了帮自己驱除体内的私链之魔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萧雅说出了穿越以来的第一句话。

丑男人听后,忽然蹦了起来,像个孩子一样大喊大叫:“女儿叫爸爸了,女儿叫爸爸了,哈哈哈……”

围在周围的灵兽受到惊吓,哀嚎一声四散奔逃。幸亏它们都长着四条腿,否则不知道要摔几个跟头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